发布广告请联系qq:1605397638点击链接网站说明

科技

叮咚买菜能否成功冲刺“生鲜第一股”

发布人shuishou
地区
发布时间2021-06-12 13:52
两种方式加入我们
1、注册免费会员发布微信群、公众号、个人号。
2、付费会员加推荐并马上占领重点广告位。
微信群正在以每天100个以上的速度增加
叮咚买菜能否成功冲刺“生鲜第一股”
自营生鲜平台叮咚买菜主营业务有蔬菜、水果、肉禽蛋、休闲食品等。在疫情背景下,生鲜电商行业迎来增长的机遇,叮咚买菜与每日优鲜争夺“生鲜电商第一股”,第一股花落谁家?
 
叮咚买菜招股书大揭底:两年亏损64.35亿元 盈利遥遥无期
 
即便疫情让生鲜电商短暂火了一把,然而烧了十年之后,如今的生鲜电商依旧处于“烧钱”阶段。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9年开始,生鲜电商频频倒下。部分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也有的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惯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
 
叮咚买菜就是其中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叮咚买菜的母公司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线上生鲜配送平台叮咚买菜于2017年5月正式上线,以前置仓模式为经营特色。
 
不过,据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自从诞生之后叮咚买菜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净亏损额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而上升。
 
2019年,叮咚买菜净亏损18.734亿元,这一数字在2020年扩大至31.769亿元。对比2020年一季度和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分别为2.445亿元人民币和13.847亿元人民币,扩大近6倍,净亏损率也从9.4%上升至36.4%,两年累计亏损64.35亿元。
 
叮咚买菜大幅亏损的原因并不复杂,主要原因为叮咚买菜运营成本投入过高,主营业务成本投入近90亿元,经营性亏损30亿元。而且,即便其亏损64.35亿拼命获客,然而公开资料显示,在生鲜电商的竞争当中,叮咚买菜的优势并不明显——据叮咚买菜招股书显示,尽管其2020年GMV高达130.322亿,然而据极光iapp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叮咚买菜App活跃用户为141.96万人,安装渗透率为1.09%。而排名前两名的生鲜电商App多点和盒马,活跃用户分别为220.72万、203.66万,安装渗透率为2.59%、2.02%,两个指标高于叮咚买菜。
 
与此同时,在生鲜电商下半场的竞争当中,从目前来看,获客手段单一,业务模式单一,盈利手段并不清晰的叮咚买菜即便上市还将持续亏损下去,何时盈利依旧是个未知数——据各种资料显示,各大互联网巨头仍然牢牢占据生鲜电商第一梯队。据比尔咨询《2020年6月生鲜电商APP活跃用户数》显示,多点、京东到家、盒马排名前三。
 
其中,多点背后站着腾讯,京东到家隶属于京东,盒马则是阿里旗下的生鲜平台,依靠身后互联网巨头的流量与资金支持,它们比叮咚买菜等具备更强大的竞争优势。
 
除了与背靠巨头的生鲜电商企业争夺之外,叮咚买菜还面临各类社区团购企业的竞争压力。叮咚买菜通过大量补贴优惠和地推获取的用户也决定其更关注价格,而非产品、服务品质,这在其较低的客单价中已经有所反映,这些对价格敏感的用户正好也是社区团购的目标用户群,让背后没有“大山”的叮咚买菜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
 
在此背景之下,这让叮咚买菜的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规模不经济 卖得多亏得多 叮咚买菜到底能走多远?
 
有一种经济现象叫做规模不经济。
 
在规模不经济的道路上,先有e国一小时在其商业模式下卖得越多,亏得越大,最后其因融资问题而不可持续。
 
对此,有好事的“互联网数学家+经济学家”计算e国的商业模式为:e国卖得越多,亏得越大,只要订单每笔10元,就可以把它干掉!
 
e国一小时的创始人张永青也反思说,“我们所配送的商品毛利必须足够,当你利润不够高的时候,这个作为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随后维棉网也因为亏损过大,盈利始终遥遥无期而倒闭。
 
在这些前辈面前,叮咚买菜能逃脱这个“卖的多,亏大的越大”的恶性循环吗?
 
让我们具体观察一下叮咚买菜。
 
公开资料显示,自从2017年5月,叮咚买菜上线首次进入上海以来,叮咚买菜目前已经将业务扩展到全国29个城市,其中5个城市已实现并保持了每月超过1亿元GMV(总交易额)的记录。
 
从交易额来看,叮咚买菜的营收正在不断增长,公司总营收从2019年的38.80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3.358亿元。
 
然而,据其招股书显示,从每单收入来看,叮咚买菜的客单价仅为50元左右——2019年,叮咚买菜平均客单价为41元,2020年,叮咚买菜的平均客单价仅为57元。
 
从成本上来讲,鉴于叮咚买菜采用前置仓库、自养骑手等策略,这都属于重资产、重运营模式,对此,知乎上,曾有人为叮咚买菜算过一笔账——“蔬菜作为低客单品类,以客单40元,毛利25个点算,叮咚买菜如果履约需要亏损8元/单,每日亏损120余万。” 此外,叮咚买菜获客方式主要为地推,获客成本高达百元,与其客单价形成很大反差。
 
也就是说,在每单客单价仅有41-57元的背景下,再加上叮咚买菜超过30%的履约费用率,可能在履单利润层面就很可能已经是亏损,再加上开城扩仓,资金压力可以想象。
 
可以说,在生鲜这个特殊行业以及前置仓模式领域中,叮咚买菜在没有找到其盈利模式前,融的多,扩张的多,卖的越多,也就亏的越多,是典型的规模不经济的表现。
 
在这种背景下,据叮咚买菜招股书显示,2019年,叮咚买菜的订单数为6506万单,2020年,叮咚买菜的订单数为19850万单。
 
因此,其亏损额也数倍高于同行,对于上市融资包括资金的渴求也更明显。
 
叮咚买菜在招股书中表示,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扩大现有市场的渗透率并扩展到新市场;进一步增强上游采购能力;提升技术和供应链系统;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在这种背景下,即便上市成功融资续命之后,规模不经济的叮咚买菜到底能走多远吗?
 
我来说两句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